返回

博乐36在线登录 目錄共1561章

首頁

博乐36在线登录

作者:潮辭

分類:修真小說

狀態:連載中

更新:21-05-06 8:39

即將更新:第8480章 醒來后

博乐36在线登录小說簡介
最新網址:www.dgdchs.com

#x4eba;就猛地堵住那张嫣红的唇瓣,撕咬间直接撬开那松动的齿关长驱直入,大手渐渐落至她腰间,粗暴的撕扯着繁琐的腰带。   夏桐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只是脑子一热,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也是喜欢他的,不然对于他的接触应该会很厌恶。   烛火妖娆的摇曳着身姿,打在地上两道交缠的斜影上,弥漫迷离……   “嗯……”   她脑中一片空白,直到身前一凉,逐渐回神之际,只见脖间埋着个脑袋,身上也只剩下一件松松垮垮的肚兜,她羞涩不已的想扯过一旁的薄毯,可身下却猛地一疼,眼角瞬间渗出点点泪渍。   “不……不要了……”   她哑着嗓子,红着眼想去推搡男人,可小手却一把被人紧紧握住,拉至头顶,脖间则传来一阵阵酥麻的触感。   “我不动……”   他声音暗哑到了极致,因为隐忍额前甚至显出丝丝青筋,只能低着头轻吻着那截雪白的脖颈,滴滴汗珠沿着棱角分明的轮廓渐渐滴落下颌。   可就在这时,屋外却突然传来西风急切的声音,“主子,宫里传来消息,皇上突然昏迷不醒病情危及。”   “滚!”   暴戾的声音让外面的人脸色一变,不禁深深看了眼还亮着烛火的书房,像是明白了什么,随手便让周围的暗卫们也随之退下。   屋内烛火闪烁不定,勾勒出墙上的斜影,女子一手紧紧抵在男人肩头,水光潋滟的眸中全是男人的倒影,微喘着:“皇上……”   “你此刻还有心思想别人?”男人由于隐忍,整个额前满是汗珠,漆黑眸中满是驱散不开的欲·望,似要将人活吞了一般。   这时还有心思想别的人,看来是不疼了。   夏桐心头一跳,一边红着脸侧过脑袋,忍不住偷偷瞧了他眼,声音娇软,“那王爷……喜欢我吗?”   虽然男人在床上的话都不可信,可她就是想问。   在她脖间深吸一口清香,男人忍不住清风细雨的动了起来,声音暗哑,“本王命都可以给你。”   屋外寒风四溢,屋内一片春色旖旎……   作者有话要说:  女主:呵呵,男人在床上时说的都好听→_→   ☆、耍无赖   凌厉的冷风刮的大树沙沙响, 门窗发出阵阵闷声, 阴暗的天色似随时会下雨一般,压抑沉闷。   醒来时眼席依旧重的很, 夏桐只感觉身上有千斤重,每个地方都在叫嚣着酸疼, 不过被窝里却格外温暖,暖的让人根本舍不得出去。   只是腰间的一只大手却充分提醒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眯开一条眼缝偷偷抬头,却忽然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的眸子。   “看了那么多污秽书籍,原来只会纸上谈兵。”  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耳侧,夏桐脸一红,又羞又恼的把头埋进被褥中, 闷声闷气的道:“王爷也没好到哪里去。”   那么粗鲁,说好的不动,结果转眼就忘到九霄云外了,果然男人在床上没有一句话可以相信。   大手重新将人捞进怀中,扯开她头上的被褥,男人一脸认真的伏在她耳侧,声音暗沉,“那不如本王再与你切磋切磋?”   腰上的大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,夏桐认输了, 连忙慌张无力的推搡起来,“我…我我…投降。”   这里应该是顾秦的房间,身上的衣服还在, 想必是他替自己穿上的,不过夏桐却毫无印象,因为她最后是昏过去的,她低估自己的体质,也低估了对方的体力。   低笑一声,男人低头埋在她布满红痕的脖间深吸一口,一脸魇足,“没志气。”   “明明是你言而无信。”夏桐也急了,瞪大眼满是控诉的望着对方。   那水灵灵的大眼好似在勾引自己,顾秦眸光一暗,就这么定定的凝视着她,若不是顾忌她的身子,他怎会让她如今还如此精神,这女人反倒还倒打一耙。   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变化,夏桐立马焉了,连忙红着脸说起其他话题来,“昨……昨夜我好像听西风说,皇上病危,你……你怎么还未进宫查看?”   看着这条小泥鳅,男人倒并未对她做什么,只是作势要下床,不急不缓的道:“现在去也不迟。”   说完,又回头看了她眼,“日后你便住这。”  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,可肯定也不早了,发生这种大事,这男人居然还在睡觉,夏桐敢肯定,如果对方要是皇帝,那肯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君。   “明明是你贪恋美色,可莫要找借口,而且我才不要住这,当初是王爷亲自让人把臣妾迁出去的,这要是再迁回来,岂不是显得您言而无信?”   夏桐转了两下眼珠子,眼角一瞥,扫了下男人那肌理分明的身材,昨天黑,她什么都没看清,不过这人身材还真不错,就是太粗鲁,差评。   一边穿着衣物,男人居高临下的扫了眼床上的女子,淡淡道:“本王何时说过这话?谁又曾听见了?”   夏桐:“……”   她皱起小脸,刚翻了下身就忍不住捂着腰倒吸了一口凉气,可莹白的小脸却全是不满,“你怎能耍无赖,王爷还说要把我扔进蛇窟,这些连西风可都知道。”   眉梢一挑,顾秦理了理袖口,眼角一瞥,“本王可从未说过这话,待会可以让西风来作证。”   瞪大眼,夏桐死死的瞪着那个衣冠禽兽,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他就不怕遭天谴嘛!   “你若不愿搬,那也不用如此污蔑本王。”他神情肃穆,好似被人冤枉的一般。   下一刻便有丫鬟端来洗漱用具,也是不敢多看便退了下去,只有夏桐在那气的一脸铁青。   “本王要进宫,你莫要乱走。”   他嘱咐一句,便衣冠楚楚的出了门,徒留夏桐一个人在那里生着闷气,反正男人都没一个是好东西。   他走了,被窝也渐渐冷了下来,夏桐也不想再睡下去,便艰难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。   等回到自己院子时,芳瑜和清儿却是一副春风满面,眉眼间都带着笑意,那颗压在她们心间的石头也顿时落下,她们就知道王爷是喜欢主子的。   用着早膳,不知想到什么,夏桐忽然问道:“听闻皇上病危,外面可有什么消息?”   说到这,芳瑜却是微微摇头,一脸不解,“主子为何这样说,奴婢并未听到这个消息,只是发现今日城中戒严不少,也不知所为何事。”   闻言,夏桐顿了顿,觉得这种皇帝病危的事情也的确不会乱传,不然倒是搞的人心惶惶朝纲不稳就糟了。   “没什么,你多留意外头的动静就好。”她默默的继续吃着东西。   今日顾秦请的那个名医终于来了,不过也就是那两三句话,说她体质偏寒,让她吃各种补药罢了,夏桐是一副药也不想再吃了。   不过对方却说如果不调养好身子,日后对生育子嗣也会有影响,就连芳瑜也是这样说,被这样恐吓,夏桐只能咬牙让对方开药,只觉得做人真艰难。   不过这一日顾秦却是没有从皇宫回来,若不是知道反派为人凶残,她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可是后面几日对方也一直未回府,京中的气氛也逐渐凝重起来,是个百姓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   西风回来报了信,说近日宫中事务繁多,他家主子一时脱不开身,让她听名医的话多调养身子。   也不知道老皇帝还能撑多久,可是书中老皇帝是死在一个夏天,并不是冬天,只是现在剧情早就不知道歪成什么样,所以夏桐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,如果老皇帝真的挺不过去,那就有好戏看了,那个三皇子首当其冲肯定不会放弃争夺皇位,也知道如果太子登基后,定不会放过他,所以一定会争一把。   还有那个五皇子,这个男二心机城府极深,善于隐忍,又有女主在身边,最后皇位花落谁家还不好说,而且这个反派看起来也不是个好惹的茬,要是太子登基,必定会削弱顾秦的权力,以反派的性格怎么会坐以待毙,还有一个太师府,这简直就是一场混战。   不过夏桐也没有女主的雄心壮志,她也不想去管这些事,顾秦一连几日都没有回府,她在府中也待着无聊,便只好出门走走。   不同于苏州的气候合宜,京城的冬日格外寒冷,这一日还天上还飘起了小雪,加上这几日京中气氛古怪,禁军增多,街头行走的百姓少了许多,只有一些为了养家活口的小贩坚持不懈在那里摆摊,一日未歇。   金月茶馆的生意也冷清了些,看到夏桐过来,掌柜的也是连忙上前相迎,不过夏桐对他可没有好脸色,谁叫他上回在反派面前煽风点火说她和世子幽会,简直是信口雌黄。   “王妃可要用何点心?”掌柜躬身殷勤的道。   夏桐懒懒的靠在那,一边看着底下的说书先生,“随便即可,对了,他说的什么书?”   说到这,掌柜忽然一笑,“回王妃,那人说的是山海经里的故事。”   夏桐没有再说话了,掌柜的也跟着退下,底下的说书声充斥在茶馆各处,给冷清的茶楼带来一抹热闹的氛围。   点心上来的很快,夏桐喝的是顾秦自己种的天山雪枝,她去看过那一片茶园,其实平日里打点的还是那些下人,他自己就只是偶尔去看看而已,她就说一个大反派哪来的闲情雅致亲自去种茶。   “主子,您看那像不像沈姑娘?”芳瑜忽然指着楼下一道火红的身影道。   夏桐顺势望去,只看到一楼某处的角落里正坐着一个身着樱红斗篷狐裘的女子,她正在独自饮茶,不过对面还桌上摆了两个杯子,似乎在等人。   不知道对方在等谁,夏桐只好让芳瑜去把人叫上来。   等芳瑜下去后,下面的人才顺势抬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,继而便慢慢跟了上来。   “这种时候你怎还敢独自一人出行。”   一进来,沈莘便皱着眉看了她眼,继而迈步来到她对面坐下,她此时气色红润,想来伤势自己好全了。   夏桐好奇的看了她眼,“沈姐姐此话何意?”   老皇帝病危,就算几位皇子要斗,也不干她一个小透明的事吧?   只觉得这茶香倒是独特的很,闻言,沈莘看了眼一旁的芳瑜,后者立马躬身退下,待隔间里只剩下两人时,她才凑过身子神情严肃,“此事宫中已经封锁了消息,不过那奸贼必定是知道的,他竟没有告诉你?”   事情发生到现在,夏桐都未曾见过顾秦,更别提知道什么内部消息了。   “皇上已然病危,怕是撑不了多久了,太医言断最多只有半月时间,可想而知如今朝中的状况,几位皇子底下动作不断,这么乱的时候,摄政王必定是众矢之的,你应当在府中闭门不出才对。”   沈莘还有句话没说,这时谁也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何事,摄政王手握城外神机营的兵权,若是有人想做什么文章,必定会从夏桐身上下手。   “半月?”夏桐愣了一下,没想到老皇帝病的这么严重,那接下来必定是一场混战,她记得原文中好像是反派扶持了一个十几岁的皇子登基,然后依旧独揽大权,只不过后面还是被男女主给炮灰了。   看来她必须得问问反派到底什么打算才行,她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,自己总不能一直两眼摸黑下去吧?   “之前看那奸贼对你们夏侯府还留有余地,可见他对你也并非什么真心也没有,不过你更要尽早替自己打算才行,那奸贼野心勃勃,怎会屈居他人之下?”沈莘皱着眉道。   闻言,夏桐只是幽幽的喝了口茶,眸光一闪,继而淡淡一笑,“都说女子出嫁从夫,至少在我眼中,王爷比大多数伪君子要好,无论发生何事,我定会与他站在一起。”   不管反派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,相信她爹也是如此。   眼前的女子眉眼如画,一颦一笑皆是出尘不已,不同于以往的模棱两可,此刻沈莘发现,对方似乎对那奸贼的态度不一样了。   唇角一抿,她低声道:“我也还是那句话,不管发生何事,你都是我沈莘的朋友。”   四目相对,夏桐心中一暖,不枉她救了对方多次,不过如果对方要是对顾秦不利,她自然会阻挠,只希望对方能够早日放下对反派的偏见。   轻笑一声,一边替她倒上一杯茶,声音清淡,“这是王爷种的天山雪枝,专人培育的新品种。”   淡淡茶香飘荡在隔间四处,沈莘抿了一口,的确清爽留香,连她这个不爱喝茶的都觉得此茶甚好。   “沈姐姐刚刚可是在等人?”她忽然问道。   说到这,沈莘才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但并未多言。   夏桐也看到了楼下那个气质不凡的男子,两人都未说话,最后沈莘还是走了,夏桐则幽幽的望着底下的萧鸣,对方好似注意到了她的视线,顿时望了过来。   夏桐不是很喜欢这个人,帘子一拉,隔绝了对方的窥视,依旧一个人在那里吃着点心。   没坐多久,她还是回府了,这场初雪也越下越大,连着走路都多有不便,寒风更是刮的人脸生疼。   等用了晚膳,芳瑜才告知她顾秦回来了,许是人就是这么奇怪,对方在的时候她百般嫌弃,人不在了,她这心里又是怪怪的,虽然每次她吵架都没能赢。   天暗的很快,外面依旧下着大风雪,夏桐披着狐裘,提着灯笼踩着浅雪一步一步来到书房外,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,西风正目光锐利的守在屋外,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。   待看到她过来后,却是有些为难的道:“主子……正在与几位大人议事。”   虽然他知道王妃进去后,王爷必定会先陪着王妃,可眼下形式如此严峻,可是一刻也不能耽搁。   狐裘帽上落了不少积雪,闻言,夏桐顿了顿,才淡淡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   罢了罢了,身为一个贤内助,她怎么能占用别人工作的时间呢。   见此,西风看她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,只以为这个王妃只会偶尔耍耍小聪明,除开惹怒王爷就是惹怒王爷,没想到也有识大体的一面。   转身之际,屋内却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,“进来。”   脚步一顿,夏桐愣愣的看了眼身后亮着烛火的书房,又看了眼西风,这才将灯笼递给清儿,自己则提着裙摆推门走了进去。   此时书房内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,几个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正若有若无的扫过进来的人,只见女子身形娇小,偌大的狐裘帽遮住了半张脸,可纵然如此,女子清丽脱俗的姿容依旧让人过目不忘,都曾听闻王爷对新娶的王妃颇为宠爱,本以为只是传言罢了,却不想竟是真的。   见书房里的确有几个议事的官员,而且应该都是武将,夏桐没想到顾秦居然还让她进来,不怕自己打扰他们议事吗?   “退下吧,事情就按本王说的去做,若有突发状况随机应变即可。”   书桌前的男人神色清淡,闻言,那几个中年男人立马拱手作揖,随即又多看了眼夏桐,一个个才陆陆续续出了书房。   当屋内只剩下两人时,夏桐才解下落满积雪的狐裘,一边走过去好奇问道:“皇上如何了?”   几日未见,顾秦一把将人拉至怀中坐下,埋头在她颈间深吸一口,眉宇间带着抹疲惫,“你不问本王如何,却问别的男人?”   夏桐:“……”   这个人是疯了吗?连一个命不久矣的老头醋都吃?   “我看王爷好的很,宫中那么多貌美的宫女,所以才流连忘返吧?”她扭过头,坐在他怀中一边握着狼毫在一直宣纸上乱涂乱画。   拥着那娇软的身躯,男人眸光一暗,冷峻的轮廓上带着抹异色,“你在吃醋?”   几日不见,他神情看上去的确有些疲惫,不过那张扑克脸依旧没有一点笑容,就跟谁欠他钱一样,夏桐头也不回,依旧在宣纸上画了一只丑丑的小乌龟。   “我才不会吃醋,王爷就是再找十个八个美人我都欢迎的很。”   瞥了眼那张莹白的小脸,顾秦眉间微皱,抬手在她娇臀上拍了一下,语气微冷,“那你来找本王做甚,小奸细。”   “你……你才是奸细!”   夏桐红了红脸,作势要从他怀里下来,可腰身却被人紧紧搂着,根本挣脱不得。   男人眉梢微动,低头紧紧对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,大手慢慢伸进那复杂的衣裙里,满脸严肃,“明知道本王在与人议事,你却在这时过来,还说不是奸细?”   ☆、要挟   夏桐刚要解释什么, 可忽然感觉到衣裙里多了什么东西, 霎那间又涨红了小脸,连忙去推搡男人, “你……你无耻!”   这根本就不是她认识的反派!   她那点力气基本可以无视,顾秦眯眯眼, 一脸阴沉,“你敢骂本王。”   被对方那阴冷的眼神吓了一跳,夏桐不自觉缩了缩脖子,下意识忘记了反抗。   顺利解开那复杂的腰带,男人低头覆在女子耳廓,声音低沉,“若是不乖, 便把你扔进蛇窟。”   那只滚烫的大手越来越不老实,不禁让夏桐浑身紧绷,只是听到对方的话,心头顿时又冒出一股怨气,那天在床上还说要把命给她,现在居然又来威胁她?!   “那王爷还是把我扔进蛇窟好了,我宁愿被蛇咬死,也不愿和王爷在一起。”她扭过头,任对方做什么也无动于衷。   顾秦眉头一皱, 似没想到这女人如今胆子这么大了,连蛇窟都不怕。   脸色一变,他冷峻的轮廓上忽然出现一抹柔和, 顺势环着女子的腰,目光灼灼的对上她的视线,声音低沉,“本王不过与你开个玩笑,岂能当真。”   夏桐:“……”   呵呵,男人!   扭过头,她依旧冷着脸不想再看他一眼,怨气几乎要冲破屋顶。   那抹清香无一不冲击着他的神经,男人垂下眼眸,忽而埋在那白嫩纤细的脖间,炙热的细吻密密麻麻的落下,大手顺势解下她外袍,肆意游离。   “你……你放开……”夏桐红着脸拼命推搡着,没想到这人又发·情了。   她的扭动越发刺激男人仅剩不多的自制力,大手&#。 老道人笑道:“我都吃了一会儿了,快吃饱了才叫你。”《触不可及的她》后,創作的第五部長篇小說《博乐36在线登录》。
最新章節推薦地址:http://www.dgdchs.com/wapbook/54789_223052.html
博乐36在线登录最新章節 更新時間:
正文
上一頁下一頁
国产黑色丝袜在线观看下_国产欧美成aⅴ人高清_国产在观线免费观看久久